首页反骗案中案精校版第89节(精校版完结)

第89节(精校版完结)

作品:《反骗案中案精校版

、络卿相、娜日丽也是一脸兴奋,兴冲冲地进了俞骏办公室。俞骏一看少了个人,陆虎赶紧解释道:“多多缠着老程,也跟着去了。”

  “太突然,得好好合计一下,明天早上就能到长安市,看来你们这次得跨省了。留家里一个,再去两个互相照应。”俞骏道。话音刚一落,那三位就争了,都不想留家里。

  “先别争……听听。”俞骏放大了车里传输的音频。

  斗十方在训包神星:“……憨炮,你不是偷东西出身吗?专业技术不过关啊,偷车都不会。”

  “就是不过关才改行啊。”包神星幽怨地说。

  斗十方又训王雕了:“傻雕,不是我说你啊,你不能找这么个猪队友啊,这多拖后腿呀,跑都不利索。”

  “我们是在苦窑里的患难兄弟啊,他老被人欺负,一块儿出来的,总不能扔下他不管呀。”王雕解释了。

  包神星幽怨地补刀了:“我白给你洗了大半年臭鞋、臭袜子、臭裤衩啊?伺候你舒服了你咋不说?”

  “扯淡,劳改队里一个队的臭袜子、臭鞋都是你洗,你他妈再这么没出息,我真不管你了啊。”王雕心情不好,话快到绝情了。

  “你……你们别这样嘛,大不了,你们俩的我都洗。”包神星明显处在最弱势,生怕被扔下似的哀求道。

  这一段听得众人哈哈大笑。正在操作电脑的向小园蓦地使劲一拍手:“有了!”

  电脑一移,屏幕上亮着一份户籍资料,杜其安,一九七×年生,籍贯:中原市黄安县十八排镇某村,照片是上个世纪的那种大头照,显示的是已转出户籍。

  “我以为筛选需要很长时间,这个名字的重复率不高?”俞骏问。

  “重复率不高是一个方面,齐、棋、七、奇……等等我都试了,筛出来的人有一千多人,但是,近二十年,没有再找到任何电子记录,就这一位,杜其安。”向小园道。这是反向思维,恰恰隐蔽最好、没有任何信息,就成了最大的嫌疑。

  “好,组织辨认一下,娜娜,和你在上马村拍到的比对一下,大家再辛苦一下,把本次追踪的所有材料都整理一下,特别是聂媚出现过的酒店,提取监控后看有没有发现……小络再确认一下户籍信息。陆虎,你暂且负责监听,把他们谈话中所有涉及的信息节点,一定准确无误地记下来。”俞骏兴奋地安排着。各人领命而去。俞骏兴奋得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了,此时坐下才觉得烟瘾上来,抽出一根来,要点时,不经意看到向小园正笑眯眯地看着他。

  俞骏不好意思地放下了。向小园却道:“抽吧,这么兴奋,不来一支庆祝一下多扫兴。”

  “也是啊,我们的原则和底线反正都崩盘了,太出色了啊,三言两语就兜出底来了,你说,要是那个风骗和咱们这个‘奇骗’有机会PK,谁更胜一筹?”俞骏点着烟,饶有兴致地问向小园。

  “我不知道,不过我很期待。”向小园笑着道。

  正说话间,又听到斗十方在忽悠了:“要说这八门,最牛×的还是金门啊,紫微斗数、面相手相、八封六爻、奇门遁甲、地理风水等,都属于金门,我师父确实不是金瘸子,但早年和金瘸子谋过面,受过他的点拨,咋点拨呢?一句算贫富,一言断生死……就是能看准,我呢,就学了点皮毛,傻雕你信不?……卧槽,你居然不信啊,我一眼就能看出来,你少年失怙,白话讲就是你爹死得早,你妈跟人跑……这是可以看出来,有科学道理的;你双眉吊梢,印堂发暗,两眼无神,腮线不等……哎呀,这叫命途多舛哪……”

  算得这么准肯定把王雕吓唬住了,王雕也肯定不知道算得准是因为看过他资料的缘故。向小园能想象得出,斗十方现在肯定和头回来反诈骗中心那神棍的样子一样,绝对是骗死人不偿命。听到“你爹死得早,你妈跟人跑”的损话,向小园噗地笑得趴桌上了。俞骏抚着脸笑得被烟呛住了,直咳嗽。

  两人都舍不得离开,甚至舍不得漏掉一句。这一对半组合,一个贼、一个骗子、一个又贼又“骗”的警察,接下来能搞出什么事来,实在是让人期待啊……

  (第一部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