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节

作品:《十二天劫精校版

一起?”

  “刘大洋说,江一峰对人魔和僵尸很有研究,是当今世上数一数二的炼尸术士,就是他一直在帮刘大洋的忙,想用我搜集来的尸体炼制僵尸,暗中培养一支完全听从巫鬼教安排的僵尸军队,用以彻底剿灭死地的降魔派系,以及那个一直在暗中对抗巫鬼教的天什么府……”

  听到这话,我们三人全部大惊失色。

  第123章 严防死守

  “僵尸大军?这不可能!”

  小茹嘴上虽然否定,但表情也慌了,沉默了一下又说:“如果巫鬼教有这么大的举动,我们怎么可能完全不知道?”

  汤耀也惊道:“是啊!连我们警方都没察觉任何异样,没收到任何消息,什么邪教有这么大的能力,竟然能在暗中偷偷进行这么大的计划……”

  “你们当然不知道,因为尸体都是晚上运进市区北边的荒山里,他们藏在……”

  李书海话刚说了一半,忽然冷不丁哆嗦了一下,没等大家反应过来,就听见一阵很奇怪的笑声从李书海的衣服里传了出来……

  那笑声并不大,但却惊悚异常,连李书海自己也慌了,猛一下就把上衣给扯了开,低头一看,正在哈哈大笑的竟然是肚子上被符咒贴着的弥勒佛……

  就见李书海脸色一变,当时就惊吸了一口凉气说:“糟了!我记得刘大洋跟我说过,让我绝对不要对任何人透露他炼尸的地点,难道……难道正是这句话会触及我身上的咒术?”

  话一出口就听“呼啦”一声,贴在弥勒佛脸上的那张黄纸符已经瞬间烧起一团火焰,火一烧到皮肤,疼得李书海赶紧拍打,然而黄纸符掉落后那弥勒佛的笑声更加清晰刺耳了……

  “我错了!刘大洋!我错了!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,我错了……”

  李书海慌张地连跪带拜,可根本毫无用途,伴随着刺耳地狂笑声,就见他肚子上的皮肉开始溃烂,那表情诡异的弥勒佛瞬间变得形如狰狞的僵尸一般……

  “你们快救救我啊!”

  李书海脸色苍白,赶紧抱住我的腿向我求救:“快!你们快带我去见杨道爷,我知错了,快救救我,救救我……”

  “汤耀!快去开车!”

  见李书海变成了这样,小茹也急了,然而根本没等汤耀跑出去多远,就见李书海嘶吼惨叫着在地上打了一阵子滚之后,已经被腐蚀得肠穿肚烂,躺在地上再也没有了一点气息……

  “巫鬼教的咒术太可怕了……”

  我不禁一声长叹,但又一想,这也算是李书海的一个解脱吧,他作恶多端,甚至偷袭过杨道爷,现在得此下场也算是理所应当。

  毕竟消息也得到的差不多了,我们先没管李书海的尸体,赶紧朝着墓园门口跑去,想先回去向道爷汇报今晚得悉的情况。

  跑到门口时汤耀不经意地一个回头,忽然就愣了一下说:“哎?那儿怎么有个人?”

  听到那话我和小茹都回头看去,哪儿有什么人?

  然而汤耀又说:“奇了怪了,又没了,难道是我眼花?”

  眼下情况紧急,我们也没理他的话茬儿,出了门开车就往三哥的店里赶。

  没多久的功夫,我们就回到了店中,把今晚的情况和从李书海嘴里得到的情报跟大家一说,大家的脸色都难看了起来……

  杨道爷紧锁眉梢摇着扇子半天没说话,我终于坐不住了,站起来问:“道爷,您倒是快拿个主意啊!那可是僵尸大军啊!光是李书海的墓园里就有好几百具尸体,他还利用人脉势力又在周边收购了不少,真要是全都变成僵尸的话,咱们一个都活不了……”

  “你别着急,急也没用!”

  道爷瞪了我一眼说:“我也知道眼下情况紧急,但这终究不是闹着玩的,你们身上都有伤,我又没了法力,现在咱们去了也是送死而已!”

  道爷说完我也顿时语塞,确实,别说那些尸体都被炼成僵尸的话难以对付,就算没有那些尸体,现在光以我们这些老弱病残,恐怕连刘大洋都对付不了……

  “这个江一峰,他到底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又沉默了一会儿之后,道爷“噌”一下站了起来,转身就朝着吧台走去,抓起电话说:“大家稍安勿躁,这么大的事情,现在恐怕只有天诛府出面才能解决了,我这就汇报一下情况,看天诛府怎么安排吧……”

  也不知道爷这电话是打给了谁,但接通后很简单地将事情一描述,就把电话又挂了。

  见他回来,我们赶紧围过去问他应该怎么办,道爷却摇着头说:“别急,天诛府之所以延续数百年未被魔道毁灭,就是因为行动谨慎,何况现在事态严重,恐怕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……”

  “难道我们就一直等着?”

  我咧了下嘴说:“道爷,李书海已经死了,躲在山里的刘大洋肯定会知道咱们已经发现了这秘密的事,怎么可能无动于衷?”

  “那也没有别的办法了。”

  说话间道爷一指还泡在水里昏迷不醒的左白龙,又说:“看来,把白龙变成这支僵尸大军的一份子,也应该是巫鬼教的如意算盘之一,唯恐对方因事情败露而来抢人,今晚开始大家必须谨慎小心……”

  “杨道爷,那我们警方该怎么做?”陶璟慧也满脸忧虑地问。

  “你们目前什么都不用做,毕竟那支所谓的僵尸大军是虚是实还不一定,若是真的,等天诛府的人到达,真和巫鬼教大打出手时,你们只要负责保护好市民就好,千万不要自恃太高,这场战争,不是普通人能参与的了的……”

  听道爷说完,陶璟慧忧心忡忡地点了点头。

  未免被人突袭,道爷又将道典拿了出来,选了其中一个阵法,叫我们按道典上的方法布阵,严防死守。

  大家都听话地点了点头,随后赶紧分头去准备东西,先搬出三哥仓库里几乎七八成的库存法器来,随后将夜场大厅连同地面上全都布好了符咒,但那些符咒有些写得并不标准,因为光靠杨道爷一个人肯定是忙不过来的,因此小茹我们,甚至汤耀和陶璟慧也都参与了画符,照猫画虎临摹杨道爷的笔法……

  光是这上千张符咒都画好,就已经用掉了大半天的时间,道爷说,僵尸极其惧怕三光,因此白天我们倒是安全的很,这让我们多少放下了心。

  中午吃过了饭之后,大家又继续分头准备,以白布写好咒文卷起,暗藏四壁,道爷又以左白龙浸泡的水缸为中心,在周围布起了阵法来……

  叫陶璟慧和汤耀帮忙找来的两对石狮子分落水缸四角,气势汹汹面朝四面,神坛前也摆好了十二对纸扎童男女,又以成筐成筐的灵钱冥纸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,将下面的符咒全都盖了住。

  灵钱冥纸下面,又暗藏数百颗尖端点了朱砂的棺材钉。

  再看神坛上,除了香烛、引魂灯、桃木剑、铜钱剑这些起坛作法应用之物各摆了五份之外,杨道爷又让三哥跟陶璟慧借了点钱,到市场上买了一笼公鸡和两只大黑狗,虽然心里也知道残忍,但为了大局考虑,三哥也只能咬着牙将这些公鸡黑狗全都弄了死,将血混合在用朱砂、糯米调配好的符灰水里,足足调了两大桶。

  再然后,杨道爷又让我们将仓库里的引魂灯(也就是煤油灯)都拎了出来,从夜店门口开始,沿